希望每个月能挣300元

2020-07-26 21:28

周岩说,做微商后,有些人并不理解,甚至取消了对周岩的关注。“掉粉”和他人的误解,有时候也让周岩很伤心。有时候,周岩也在微博上发发牢骚,“难道非得我伸手找大家要钱,这样你们才会觉得我是个好姑娘?”

昨天上午,周岩的代理律师、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智贤表示,一审判决没有支持残疾赔偿金的诉请,精神抚慰金只判了8万元,且有其他的多项诉请未得到充分的支持,“希望二审能支持周岩的诉请”。

周岩告诉记者,平时她负责在线上与网友交流,“他们有什么需求,我会一一记录下来,再和厂家下单”,线下收货、发货的繁琐事务都交给了妈妈李聪。

“11.26,民事二审开庭。”11月19日上午9点42分,合肥少女毁容案的被害人周岩在微博上写下了短短的这句话。 5月15日,蜀山区法院作出判决,支持周岩方各项诉请共计172万余元。与周岩方诉请的467万相比,相差不少,周岩不服,提起上诉。 11月26日上午,合肥中院将二审此案。据了解,治疗之余,周岩坚持画画,最近又开始尝试微商。她说,希望每个月能挣300元,给自己买一支祛疤的药膏。

不过,周岩的小生意也慢慢地走上了正轨,并有了一些回头客。看到熟人再来下单子,周岩很开心。周岩说,她的理想很“渺小”,“哪怕一个月能挣300块钱,够买一只药膏,就好了。”

近一段时间,周岩的生活又有了新变化:她成了一名微商,卖起了护肤产品。去年学画画时,周岩认识了一个女孩子,“她当时在做微商,就跟我推荐了”。当时,对方将一些护肤品送给周岩试用,“受伤后,我的皮肤很‘挑剔’,稍微刺激性的护肤品都不能用”。周岩用了好友推荐的护肤品,并没有任何不适。决定做微商,周岩考虑了很久。记者了解到,周岩的父亲在合肥经开区一家工厂上班,工资不高。受伤后,母亲一直陪护,没有任何经济来源。而周岩的治疗费用很高,“仅一支祛除疤痕的药膏就要300元,通常不到一个月就用完了。”此外,周岩学画画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